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香烟之家 香烟 关于香烟 查看内容

制售高仿香烟是个社会问题为何年年喊打市场却有增无减

香烟在线 2019-8-20 20:29 350浏览

前不久,国家烟草专卖局在公安部的密切配合下,对全国制售假冒商标香烟重灾区福建省漳州市、广东潮汕地区连续进行三天大规模围剿,捣毁制售假冒商标香烟地下工厂和窝点30多个成果显著。 然而,在总结会上,国家烟草专卖 ...

       前不久,国家烟草专卖局在公安部的密切配合下,对全国制售假冒商标香烟重灾区福建省漳州市、广东潮汕地区连续进行三天大规模围剿,捣毁制售假冒商标香烟地下工厂和窝点30多个成果显著。
       然而,在总结会上,国家烟草专卖局专卖管理司负责人却坦率直言:从全国总的态势来看,近几年制售假冒商标香烟数量呈逐年增加之势。1997年全国香烟市场上流通销售假冒商标卷烟100多万箱(每箱250条),1998年上升到200多万箱,国家财税流失近百亿元。今年上半年,社会上制售假冒商标香烟有增无减,仍在上升。近年来,每年全国各级烟草专卖局组织的打击制售高仿香烟队伍及配合参与的公安、检察、工商、技术监督等执法人员有200万之多。为此每年投入的费用达亿元。

       为什么制售高仿香烟活动仍屡禁不止呢?暴利驱使不法分子敢于铤而走险,是制售高仿香烟的内在动因。制售高仿香烟大部分都以低等烟叶作原料,不少高仿香烟粗制滥造,用硫磺熏蒸低下次烟叶或洒色素使其变为黄色,严重危害消费者健康。制造一条假冒品牌红塔山烟,成本不过7~9元,每条批发15~20元左右。贩卖到中原北京地区每条35~50元。制售假冒玉溪、中华、芙蓉王等高档名优烟,获利更丰。

       与香烟生产配套的烟草专卖品管理不严,有漏洞,是制售高仿香烟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近几年,烟草公司按产购合同收购烟叶,而超计划种植面积生产的烟叶有的没收上来。一些烟农擅自将烟叶卖给烟贩子。不少个体、集体甚至个别国有印刷企业私自为不法分子印制假冒商标标识和包装装潢。一些与香烟生产配套的单位和企业擅自购进烟用辅料。个别国家定点烟草机械生产企业的三产企业擅自向不法分子出售烟机。对查获制售高仿香烟案件,只缴烟机设备,不抓人,以罚代刑,打击不狠。追究刑事责任的寥寥无几。制售高仿香烟分子交罚款后,绝大多数又重新购买烟机继续再干。更有甚者,有的制售高仿香烟分子的烟机该淘汰,处理没人买,就向打击制售高仿香烟举报中心举报。执法部门收缴后,他们每台烟机可骗到8000~15000元的举报奖。
       一些地方的党政领导对打击制售高仿香烟认识不足,党内极少数腐败分子入股参与,为制售高仿香烟撑起了“保护伞”。有些地方领导干部以“搞活经济”为名,默许、姑息纵容制售高仿香烟的犯罪行为,对案件久拖不办,罚款了事。国家烟草专卖局组织的一次打击制售高仿香烟活动中,在广东省潮阳市、普宁市和福建省诏安县事先秘密踩到7个制假窝点,当执法人员早晨赶到时,烟机拉走,人去屋空。在潮阳市胪岗镇地下烟丝厂门口,国家烟草专卖局办案人员问该镇一党委副书记:“这个烟丝厂在热闹繁华的居民区,公路边上,几百米外就能闻到烟味,你们为什么不打击?回答是:群众没有举报。”

       法制不健全,对制售高仿香烟怎样量刑不具体,操作困难,处理偏轻,使制售高仿香烟分子钻了空子。《烟草专卖法》及实施条例中,都没有明确界定生产、销售高仿香烟的数量大小,构成犯罪的起刑点模糊不清。《产品质量法》《商标法》《刑法》等其他法律条款中对此也没有明文规定,只明确了处以罚款。还有,《烟草专卖法》规定,烟草机械整机才是烟草专卖品,其零配件不在专卖之列。目前全国生产烟机零配件的企业上千家,都未列入专卖行列统一管理,这给拼装烟机打开了方便之门。制售高仿香烟是个社会问题,因此,唯有实行综合治理,才能奏效。
原载1999年11月8日《人民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原作者: 高仿香烟 来自: 高仿香烟